实用需要是驶出经济困境的,直面血淋淋的求实
分类:www.95996868.net

进入专题: 扩大内需  

中国发展到过剩经济时代,物质需要已经能够得到满足;但在精神生活方面,中国的文化供给远远落后于文化需求,因此还处于“短缺”状态。但精神生活的“短缺”与物质生活的短缺不同,不可能仅仅通过文化产业的发展得到克服。文化需要的满足方式全然不同于物质需要的满足方式,试图以后者代替前者必然导致需要的异化。需要的异化乃至欲望的病态化,是主体化资本对人的身心实行全面控制的必然结果。只有以需要经济学代替“偏好”经济学,我们才能看到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对于市民社会向人类社会转型的潜力,为转型时期的理论创新奠定基础。西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在这方面给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www.95996868.net 1

巫继学 (进入专栏)  

经济;文化;西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文化需要;市民社会;人类社会;理论创新

一战后,凡尔赛——华盛顿体系的建立,确立了国际关系新格局,各国目光向内,发展自身经济,迎来十年黄金时期。比如美国,福特公司17秒就可以生产一辆汽车,资本主义世界一片繁荣。

www.95996868.net 2

摘要: 中国发展到过剩经济时代,物质需要已经能够得到满足;但在精神生活方面,中国的文化供给远远落后于文化需求,因此还处于“短缺”状态。但精神生活的“短缺”与物质生活的短缺不同,不可能仅仅通过文化产业的发展得到克服。文化需要的满足方式全然不同于物质需要的满足方式,试图以后者代替前者必然导致需要的异化。需要的异化乃至欲望的病态化,是主体化资本对人的身心实行全面控制的必然结果。只有以需要经济学代替“偏好”经济学,我们才能看到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对于市民社会向人类社会转型的潜力,为转型时期的理论创新奠定基础。西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在这方面给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但是,好景不长。

  

关键词:经济/文化/西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文化需要/市民社会/人类社会/理论创新

到20世纪20年代末,纽约流行这样的儿歌:“梅隆拉响汽笛,胡佛敲起钟,华尔街发出信号,美国往地狱里冲!”

  提要 面对全球性经济危机袭来,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改革以来最为严峻的考验。扩大内需,提振经济成为中国应对经济危局的重大举措。如何扩大内需?有两条路,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二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依据以往经济史的经验,大降价是迅速扩大消费的上好选择,应当鼓励。不过,对于各级高管本文要警告的是,内需切不可强拉,美国次贷危机就是因为强拉内需惹出的滔天大祸。

作者简介:马拥军,哲学博士,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433

可谓十年繁华梦,一朝梦醒,华尔街的信号,让他们发现自己正往地狱里冲。

  关键词 经济危机 扩大内需 有效需求 个人生活消费 公共生产消费 惊险的跳跃

人类已经进入过剩经济时代。按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人类物质需要满足之后,会进入一个文化需要凸显的时期。这正是马克思所说的由“市民社会”向“人类社会”转型的时期。遗憾的是,由于实践的需要未能转化为理论的需要,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诞生到今天,人类走了过多的弯路。在一个普遍联系和有机发展的时代,单凭感觉是不能把握真理的。理论思维必须超越感觉的局限性,把现象层面的常识上升为本质层面的科学。这正是当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历史使命。在这方面,西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批判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正面和反面的借鉴。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问题的提出

经济大危机!

  2008年在全球经济危机的阴霾下走完了全程。对于中国来说,却是自1976年以来最为惊心动魄、充满灾难但也升腾希望的年份。去年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政策基调:“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保增长是目标,是目的,调结构是措施手段,真正要下功夫做的,是扩内需。目前我们遇到的危机,仍然是生产过剩性危机,但经济危机所表现出来的生产过剩,不是生产的绝对过剩,而是一种相对过剩,即相对于有支付能力的需求而言表现为过剩的经济危机。与计划经济的产品短缺相反,市场经济下一切经济危机的“公约数”表现都是产品过剩。这便凸现出扩大内需,促进消费的重要性。

鲍德里亚在《象征交换与死亡》一开始,就大胆地摆脱理论思维,凭感觉提出了一种彻头彻尾的错误观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过时了。在他看来,马克思属于“古典”时代,那时候“语言学与物质生产中的价值机制有完整的对应关系”,价值的结构维度和参照维度联系在一起;“然而现在,参照价值为了惟一的价值结构游戏的利益而被摧毁了。……现在是另一个价值阶段占优势,即整体相关性、普遍替换、组合以及仿真的阶段”[1]3-4。鲍德里亚大声宣布:“这是劳动的终结、生产的终结、政治经济学的终结。”“这是能指/所指辩证法的终结……这同时也是交换价值/使用价值辩证法的终结……这是话语线性维度的终结、商品乡情维度的终结、符号古典时代的终结、生产时代的终结。”[1]6

这是自资本主义诞生以来最严重的危机。

  从经济学角度看,扩大内需的路径有二: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二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我在本文想强调指出,创造有效需求,才是扩大内需的重中之重,才是扩大内需之核心,才体现了救市举措要精“准”!有效需求就是驶出当前经济困境的“引擎”。

鲍德里亚错了。马克思自己明确地把他的著作定名为“政治经济学批判”而不是“政治经济学”。鲍德里亚当然知道这一点。遗憾的是他根本就没有读懂马克思的著作。同众多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和经济学家一样,他对《政治经济学批判》或《资本论》的研究目的和研究对象、研究方法不甚了了,误以为马克思缺乏对“消费社会”的把握,因而陷入了“生产范式”。这错得太离谱了。不要说在“政治经济学批判”阶段,马克思早在他研究政治经济学的初期,在批判“国民经济学”的阶段,就已经明确区分了“异化的需要”和“病态的欲望”,对于异化、物化和幻化的现象作了旗帜鲜明的理论分析。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更是从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的有机关系出发,解剖了现代市民社会的市场基础。鲍德里亚完全不理解这一切,难怪他同“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一样,把马克思和弗洛伊德混为一谈。在《象征交换与死亡》的结论部分,鲍德里亚明明说“马克思和弗洛伊德的分析是批判性的”,却又顽固地认定“这些分析却没批判自己领域内的区分,它们没有意识到这种区分是自己得以建立的基础。……它们以此名义输出自己的概念,并使自己帝国主义化”。鲍德里亚错了,完全错了。这种指责用在弗洛伊德身上恰如其分,用在马克思身上却只表明了他对马克思的曲解、至少是误解。马克思并没有把“生产方式”这一“初级过程”变成“不可还原的规定性模式”[1]321,相反,他明确地把“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对“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生产的制约称为“市民社会”的原则,因而也是“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的原则[2]591-592,认为“人类社会”必将超越这一原则。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鲍德里亚的“消费社会”只不过是“市民社会”的回光返照。他所说的与象征交换联系在一起的死亡不过是“市民社会”的死亡。如火凤凰涅槃一般,从它的灰烬中将产生出崭新的“人类社会”:以共产主义为基础的新型社会形态。马克思确实没有看到20世纪以后的新现象,但他早年通过哲学批判,后来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特别是通过对过剩经济的分析预测到了这一切现象。我们需要做的是把握资本本质的自我否定,并用本质的自我否定说明新现象的产生机制,而不是为新的现象所迷惑,导致本质、现象不分,更不是让新的现象遮蔽旧本质的自我否定。只有通过对资本本质之自我否定、自我扬弃的认识,才能准确把握当前人类所面对的难题。

得从两个方面开始说起。

  一、扩大内需与供求关系、产消关系

二、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过剩经济的分析

一方面,20世纪20年代,资本主义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孕育着潜在的危机。由于对经济的盲目乐观,资本家们开始大批量的生产。但是,市场消费能力却没有得到相应提高。于是,这边大量产品被盲目生产出来;同时,那边人民相对贫困,无钱购买,这就形成了生产的相对过剩,产品开始积压。

  

鲍德里亚对“生产”的理解仍然过于狭隘。虽然他意识到,生产不仅是使用价值的生产,而且是资本的生产、阶级关系的生产,就此而言要超过许多自称的“马克思主义者”;但鲍德里亚对“生产之镜”的批判表明,他没有意识到:马克思的“生产”不限于现存制度自身的再生产,而且包括现存制度自身的否定方面的生产,包括“社会”本身的生产。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明确指出:“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2]592

另一方面,由于对经济的持续繁荣,更多的美国人通过买股票获得利润分红,人民普遍认为买股票就能发大财。为了买股票,有钱的倾其所有,没钱的向银行贷款!有些银行家也不惜动用储户的存款炒股。就这样一哄而上,股票价格被大幅度哄抬,有些股票甚至高出账面价值的3到20倍价格卖出。这就形成了巨大的泡沫。

  面对当前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面对中国对外出口遭遇严重阻挫,外需大幅下降,那末提振、扩大内需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问题是,内需究竟在整个救市中位居什么位置,内需究竟应当如何做大?明确了内需的地位,也就知道了内需做大的效果,从而也指明了抓内需的路径。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资本具有内在的否定性,这种内在否定性通过生产方式内部的两个因素——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辩证法表现出来。他们在《共产党宣言》中的以下这段话,集中表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到达自己限度后的结果:“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2]37

实际上,股市的行情最终要受股票发行公司生产经营状况的制约。股市的行情,最终要取决于国家经济状况。

  内需是相对于外需而言的。内需也罢,外需也罢,都是需求。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从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并加入WTO以来,外贸出口激增,其增长速度之快,贸易量之大,为世界所惊诧。如今,中国被称之为“世界工厂”,并手握大约从外贸顺差中赚回的外汇约2万亿美元。近十几年来,外需的增长远远快于内需,外需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极为重要组成部分。因而,世界经济危机一旦袭来,中国非但不能免受冲击,而且在外贸出口方面还会遭遇更大的打击。据新华社最新报道,海关总署2009年1月11日发布数字显示,1月我国进口同比下降43.1%,出口下降17.5%,降幅比上月分别加深21.8点和14.7点。 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月份外贸进出口额连续第三个月出现下降,且降幅扩大。数据显示,中国1月份出口额较上年同期下降17.5%;进口额较上年同期下降43.1%。[1] 中国此前最近的一次出口负增长是在2001年6月。[2] 可见,在外需受阻挫的形势下,抓内需何等之重要。

这段经典论述至少包含三层意思:第一,马克思和恩格斯把“现代资产阶级社会”视为由“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所建构的有机体,这个有机体创造了“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这说明,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是单纯从生活资料或消费资料的角度看待资本主义生产的,更重要的是“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发展。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关于“消费不足”还是“生产过剩”的争论,恰恰都只是从生活资料或消费资料的角度着眼的。第二,当时所发生的商业危机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危机,因此,只有消除这种所有制关系以及与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才能根除危机,否则,危机就只能以不断扩展的形式被再生产出来。第三,危机的实质是“生产过剩的瘟疫”,因此同历史上由生活资料或个人消费品不足所导致的“短缺危机”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由此决定了不可能采取传统的“扩大生产”的方法来克服危机。

就这样,一方面由于生产相对过剩,一些厂家开始积压大量商品,这就是不好的征兆。一旦持股人发现这些端倪,股东就开始疯狂抛出。于是,1929年10月29日,华尔街股票市场股价暴跌,一泻千里。一天之内,人民手中的股票突然间一文不值。许多股东昨天还是百万富翁,今天就成了穷光蛋!

  从理论上讲,说到需求,就等于说到供给,这是供求关系的两个方面。没有供给就没有需求,没有需求同样也没有供给,双方都是以对方的存在而存在,并且共损共荣,密不可分。二十年前,我写有一篇名为《供求关系的政治经济学分析》的文章[3] 专门论述了供给与需求在经济运行与经济关系中的位置,以及供求关系对整个经济生活的影响力。为着当前的讨论问题的需要,兹将其中一些观点转述如下。

从这三层意思可以看出,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所谓生产过剩,表面上看是产品过剩,以及由此导致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过剩,实质上却是生产力相对于所有制关系和生产关系、交换关系来说的过剩,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说,是“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必然要求扬弃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交换关系以及作为两者基础的所有制关系。

www.95996868.net 3

  在现实的市场经济中,经济关系总是被供求关系网抽拉着、制约着、影响着。

那么,这种要求由谁去完成呢?无产阶级。“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者。”[2]38在共产党人领导之下,无产者将意识到自己的阶级属性,从自发的阶级上升到自为的阶级,并把自身的内在要求对象化,创造出一个建立在全新的所有制基础上的新型社会。

www.95996868.net,黑色星期四

  在生产资料的配置上,至少有三个方面被其牵动着:首先,生产要素的两大系统——主观要素劳动力与客观要素生产资料,就潜藏着供求关系。就劳动力而言,它同时代表着消费——需求;它是上一个再生产周期消费的产物,又在本再生产中创造出需求,否则它将不会被再生产出来。就生产资料而言,它同时代表着生产——供给;它是上一个再生产周期生产的产物,又在本再生产周期中创造出供给,否则再生产就会中断。其次,在对每类生产要素配置上,也存在着供求关系。劳动力在计划配置上存在着供给与需求的关系。生产资料纯粹就是从供求关系的道路上走出生产方,进入市场,来到消费方的。它的产量、它的价格都被供求关系紧紧地网罗着。最后,在对具体生产要素进行配比时,供求关系变化的影响最为常见的就是“替代”效应。更为深刻地还要算对实际生产过程的影响了。上一个再生产周期产品到市场后的境遇,会迫使企业考虑下一步,是增加量,还是减少产量。即所谓定单决定生产,市场需求决定供给。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后来的著作中对《共产党宣言》的原则做了进一步的发挥。例如,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和《资本论》中,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都对过剩经济的本质和后果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和揭露。在恩格斯看来,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是由它的阶级地位即“过剩劳动”决定的:“如果说,机器的采用和增加意味着成百万的手工劳动者为少数机器劳动者所排挤,那么,机器的改进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机器劳动者本身受到排挤,而归根到底就意味着造成一批超过资本雇工的平均需要的、可供支配的雇佣劳动者,一支真正的产业后备军……在工业开足马力工作的时期可供随意支配,而由于随后必然到来的崩溃又被抛到街头,这支后备军任何时候都是工人阶级在自己同资本进行生存斗争中的绊脚石,是把工资抑制在合乎资本家需要的低水平上的调节器。”[3]这样一来,机器就成了资本用来对付工人阶级的最强有力的武器,劳动资料不断地夺走工人手中的生活资料,工人自己的产品变成了奴役工人的工具。于是,劳动资料的节约,一开始就同时成为对劳动力的最无情的浪费和对劳动职能的正常前提的剥夺;机器这一缩短劳动时间的最有力的手段,变成了使工人及其家属一生的时间转化为可以随意用来增值资本的劳动时间的最可靠的手段;于是,一部分人的过度劳动成了另一部分人失业的前提,而在全世界追逐新消费者的大工业,却在国内把群众的消费限制到忍饥挨饿这样一个最低水平,从而破坏了自己的国内市场。“使相对过剩人口或产业后备军同积累的规模和能力始终保持平衡的规律……制约着同资本积累相适应的贫困积累。因此,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即在把自己的产品作为资本来生产的阶级方面,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4]773-774

股市崩溃,首先是银行纷纷倒闭,因为银行用储户的存款进行炒股。紧接着,由于对银行失去信用,人民一拥而上去取钱,导致了挤兑风潮,引发了金融危机。再接着,工矿企业纷纷破产,大批工人随之失业。人民生活更加困苦,更加消费不起。农产品价格也随之下跌,农民濒临破产,又导致了农业危机。

  供求关系最为壮观的影响力在于它对于价格的掌控,以至于有的学派将供求关系视为价格指数。首先,产品价格变化在企业中会引起成本、产值的变化,最终会引起税收、企业利润、个人收入的变化。其次,如果是消费品价格的变化,直接影响到个人消费决策和购买,从而使家庭消费状况出现瞬时变化。再次,不同产品价格看上去仿佛是“百物百价”,互不相干,其实是只“连环套”。一类产品供求变化从而价格升降,最终会引起连锁反应,从而导致整个价格体系的调整。

因此,过剩经济经历了从产品过剩到资本过剩、再到劳动力过剩的过程。但是劳动力的过剩必然导致无产阶级的反抗。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的结论就是这样得来的。然而,自《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160多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的死刑判决书并没有得到执行。相反,资本主义进入了鲍德里亚所说的“消费社会”,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似乎过时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就这样,经济危机从股市引发,迅速席卷各个部门,在美国全面爆发,然后,又迅速波及到了其他国家。

  进一步思考你会发现,微观、局部的供求价格变化,无论是自下而上(如某种生产要素的短缺或过剩),还是自上而下(如某项区域经济政策)启动时,都可能比较集中地在经济区内,引起区域性的综合反应。其实,只要仔细探究市场经济中的每一个现象,都与供求关系相关。对此,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萨缪尔森曾在他闻名于世的《经济学》教科书中,略带几分夸张地引述过一位无名氏的话说:“你甚至可以使鹦鹉成为一个博学的政治经济学者——它所必须学的就是‘供给’与‘需求’这两个名词。”[4]

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是由于马克思和恩格斯低估了资本主义发展的潜力。《共产党宣言》发表的时候,全世界还只有英国达到“过剩经济”阶段。当时的过剩还只是过剩经济的早期形式,当时的经济危机也只相当于后来发展中国家面对的“中等收入陷阱”。马克思和恩格斯很快发现,历史的发展与他们的预期不符,因此迅速调整自己的观点。《资本论》是以英国作为理想模型的,因此当经济危机越出英国,表现出新的特点的时候,马克思决定暂缓《资本论》第二、三卷的出版,从而推迟了他的全部“政治经济学批判”研究计划。

这场经济危机持续了四年之久,工业生产下降了1/3以上,国际贸易减少了2/3,失业工人3000万以上。工人罢工,法西斯势力趁机兴风作浪,经济困难引发政治动荡,列强各国风雨飘摇,其中,美国、德国受打击最为沉重。

  如果我们从供求关系进一步深追,就会发现,这不过是生产与消费关系的市场化形式,市场化表现。

如何应对这场危机?

  那末,讲需求,就是讲购买,讲消费。扩大内需,就是提振购国内消费者的购买力、消费力。其实,需求也罢,消费也罢,还要区分生活性需求、消费与生产性需求、消费。个人消费需求是对生活资料的消费需求,而生产性消费需求,便是对生产资料的消费需求。去年中央政府出台的四万亿扩大内需的投资方案,以及地方政府跟进的巨额投资计划,其实都是投资拉动式内需,都是生产性的内需,是对生产资料的消费。

各国有各国的招数。

  从消费主体与资金权益角度看,消费通常又分为个人消费与公共消费。个人消费一般是居民生活消费,即劳动力再生产性消费;而公共消费一般则是社会、政府、公共与公众团体的生产性消费,即生产资料再生产性消费。仔细分析,公共消费中也有非生产性消费,即最终归为个人生活消费式的公款个人消费,如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款私人购物等。

最成功的当数美国罗斯福新政。

  于是,我们便厘清:扩大内需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一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

富兰克林 罗斯福出生于巨富家庭,曾因森林救火导致下肢瘫痪,终生与轮椅为伴。1932年,他在提名演说中说:“我向你们保证,我对自己立下誓言,要为美国人民实行新政”。年底,他取代了“饥饿总统”胡佛,当选为美国历史上第32总统。

  

www.95996868.net 4

  二、个人生活消费与公共生产消费

他正式上任之后,罗斯福坐在白宫的壁炉旁,告诉人民说:“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唯一值得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听着他亲切、温和、坚定的话语,美国人民逐渐克服了内心的恐慌,树立了战胜困难的信念。

  

同时,罗斯福敢于直面血淋淋的现实,迅速招揽各行各业的精英,形成一个智囊团,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讲到需求,有一个重要概念必须引起重视,即有效需求。有效需求是指人们有支付能力并且愿意购买的需求。没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没有购买取向的需求在产品实现中,是无效用的。

于是,各项措施纷纷出台。

  经济学界一般认为这一概念最早来源于凯恩斯(Keynes)的经济理论,其实这是一个大误解,它是一个历史发展范畴。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讨论商品、货币与劳动力时,不仅运用了供给与需求概念,而且从实现角度看,需求必须是有效的需求,即有支付能力支持的购买能力。他在《资本论》第三卷中,论述了大量的供给与需求问题,甚至提出了自己的需求理论:第二含意必要劳动时间理论(是指社会按比例分配劳动时,分配给某一部门的社会劳动时间量)。这也足见在马克思看来,供求关系中的需求,必须是有效需求。凯恩斯认为,有效需求是指社会的总需求和总供给达到平衡状态时的总需求;这一观点,与马克思“第二含意必要劳动时间理论”相比,了无新意。

第一,财政方面,整顿银行业,恢复银行信用。这次危机首先是从股市崩溃造成金融危机开始。所以,罗斯福首先从整顿金融入手。上任第6天,罗斯福就颁布了《紧急银行法》。下令让银行停业整顿,符合条件的可开重新开业。同时,罗斯福对惊魂不定的美国人民说:“我向你们保证,把你们的钱存入重新开业的银行,比藏在床褥下更为保险。”由于政府出面担保,银行信用很快得以恢复。不到一年,银行存款增加了近20亿美元,金融体系开始正常运转,为工商业的恢复以及大型工程的启动提供了资金。公共工程又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劳动者收入增加,消费需求能力也开始提升,反过来又推动工商业的发展,于是形成良性循环。所以,舆论评价说:这个行动犹如“黑沉沉的天空出现了一道闪电”。

  那末,我们应如何扩大需求,即如何创造有效需求呢?我以为可以从上一节我们提出的看上去完全相反的两个路径去实现。

第二,工业方面,政府加强对工业的计划指导,实施《全国工业复兴法》。美国是工业大国,国家对工业的宏观调控是最主要的反危机措施。美国希望依靠国家干预,开展公平竞争,改变放任自由导致的盲目扩大生产。为此,美国还发起了蓝鹰运动,遵守规定的企业挂上“蓝鹰”标志。同时,调整了劳资关系,开展社会救济。罗斯福更希望举办公共工程,以工代赈!美国举办了大量公共工程,如田纳西水利工程等。这些公共工程提供大量就业机会,安置大量失业工人,工人有活干,社会就稳定;有钱花,可以去消费,商品价格就开始回升,工厂就能开工生产。这就形成了良性循环,危机逐步好转。同时,这些大量工程还将造福于人民,可谓功在当代,惠及千秋!

  先说第一条道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社会生产四环节,消费是目的是终点,但终点同时也是再生产起点,因为个人生活消费同时就是劳动力的再生产。扩大居民个人生活消费,事实上就是劳动力在更高的层次上被再生产出来。也就是说,劳动者变得更健康、更强壮、更智慧、更有内涵,变得更有工作能力与协作意识。

www.95996868.net 5

  问题是,没有人不愿意扩大消费。这里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面对同一种消费品比如汽车、洋房,有钱的不消费(已经买得不想再买了),想消费的没有钱(从来都需要就是买不起)。这事实上是贫富差距在现实生活中的表现,是穷者更穷富有者更富的表现。要解决这个矛盾,从根本上说就是解决财富分配不公的问题,缩小贫富差距。同时,也要为富人提供更加丰富多彩的奢侈品,创造更多的花钱项目,让他们感到钱多了可以过得更滋润,更光鲜。

田纳西水利工程

  ——第二种情况是,无论穷人还是富人,居民普遍地购买力下降,消费水平整体的下滑。这一点在目前美国社会表现得极为突出,房地产市场萎缩,开车的人或时间锐减,外出豪华旅游缩水,甚至下馆子的人次也大为减少,等等。当然,人们更不敢动不动就贷款消费了,现在花将来的钱也得收敛收敛了。中国则是一个有着勤俭节约传统的消费社会,高消费从来都没能形成大气候,寅吃卯粮更只是个别现象,或是“新新人类”一个年龄段的体验行为。那末,解决这个问题的难点在于普遍提升居民收入,其重点并不在于富人而在于穷人。短期应急措施是,给每个社会成员发“份子钱”或曰人头钱。不要以为份子钱就是绝对平均主义,就是否定差别,就一定是没有道理。份子钱是每个公民平等获得国家经济福利的权利,是作为社会成员资格与生俱来的,无论是穷是富,无论为官为民,无论地位处境如何,都应当平等获得。现在西方有的国家发了,台湾也要发了,中国有些地区也变相在发。这可能是见效最快刺激内需的应急办法。

第三,农业方面,国家通过了“农业调整法”,限制农业生产,克服农产品过剩。政府成立农业调整管理局,开展了一场雷厉风行的行动。在春夏两季有计划地犁了大约1000万英亩棉田,收购和屠宰了大约20万头即将临产的母猪和600多万头小猪,几千万头牛和羊。限产带来的损失,由政府付款补偿。1933~1934年又遭到严重旱灾,农产品大量下降。于是,农产品价格开始回升,农业危机渐渐缓和。

  ——第三种情况是,也许需求下降并不是因为居民收入大幅减少、资本收益明显不佳带来的,而是对未来前景感到不妙,失去信心。目前许多经济学家特别是美国经济学家普遍有一种看法,次贷危机是异常凶猛,但实体经济并没有人们预感的那样严重。在我国,同样有类似的看法。据报道,新华社前不久派出了东、中、西三路共六支“经济形势基层调研小分队”,分赴全国13个省区市,深入一线了解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影响,近距离观察国家和各地应对危机举措的实施及其效果。最后得出结论:“金融危机影响日渐显现目前尚未‘伤筋动骨’”。[5] 许多学者也认为“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没有改变”[6],当前这场危机,与其说是经济危机,不如说是信心危机。是不是可以说,是信心危机大于经济危机本身呢?没有办法,被经济不景气的压力窒息着,人们怎么也信心满满不起来。所以,各国政要从美国总统开始到欧洲英德法首脑,个个都对自己的国民进行轮番的信心喊话。就是在去年底在日本召开的中日韩峰会上,三国领导人无不面对麦克风进行消费信心鼓舞喊话。信心喊话是有作用的,特别是各界权威的喊话。然而,必须清醒,喊话也就是喊话,稳定的信心,要靠光辉的前景来稳定。

当然,这些措施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危机。因为,按照马克思的说法,危机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即社会化大生产与生产资料私有制之间的矛盾。

  再说第二条道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就是说,通过政府大规模地进行公共投资,直接扩大内需带动生产性消费,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提升经济增长的经济基础。马克思在批判古典政治经济学时指出:“生产直接也是消费。双重的消费,主体的和客体的:个人在生产当中发展自己的能力,也在生产行为中支出和消耗这种能力,同自然的生殖是生命力的一种消耗完全一样。第二,生产资料的消费,生产资料被使用、被消耗、一部分(如在燃烧中)重新分解为一般元素。因此,生产行为本身就它的一切要素来说也是消费行为:……。”马克思强调,这便是“生产的消费”。[7] 这告诉我们,生产本身辩证地看,同时也是一种消费即生产性消费。那末,面对产能过剩、产品过剩,扩大内需必须包括扩大生产性消费需求之内需。

但是,毫无疑问,罗斯福新政取得了巨大成功。1935年起,美国经济开始回升,到1939年,美国走出了经济危机,社会稳定,国民对国家制度充满了信心,从而摆脱了法西斯主义的威胁。同时,罗斯福新政最大的特点,是国家干预经济,结束了自由放任的无政府状态。也为资本主义国家干预经济提供了范例。从此,经过这次制度内部的局部调整,计划与市场相互配合,资本主义经济又焕发了新的生机。

  此时此刻,人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想到了1920年代美国的“罗斯福新政”。新政的主要内容可用“3R”进行概括,即复兴(Recover)、救济(Relief)、改革(Reform)。 罗斯福新政的第一个阶段,政府整顿金融体系,充分恢复货币调节经济的润滑作用;同时,帮助就业,增加消费,刺激生产,实现均衡发展。在新政的第二个阶段,罗斯福政府在经济全面复兴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系列涉及各个层面的改革,为建立福利社会和民主政体打下坚实的基础。当然我们应当从罗斯福新政借鉴什么?结合扩大内需我以为最主要的是举办公共工程,为失业者提供救济和就业机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www.95996868.net 6

进入 巫继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扩大内需  

同样是应对经济危机,德国、日本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最终,竟然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www.95996868.net 7

欲知详情,明天见。

  • 1
  • 2
  • 全文;)

上一篇:实力才是硬道理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data/25166.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26天]

本文由九五至尊95996868net发布于www.95996868.net,转载请注明出处:实用需要是驶出经济困境的,直面血淋淋的求实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