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老不是我们想的,季羡林的作品有哪些
分类:www.95996868.net

  大约是上世纪80年代吧,季先生过生日,我去拍照。当时的北大校长丁石孙站起来祝寿,说:“我是搞数学的,对季先生学问不太懂,为此,我就不胡说了。季先生在北大一辈子,对他的人品,你们各位比我了解,对此,我也不说什么了。”众人皆抚掌大笑。既然连丁校长都不敢说季先生的专业,我敢说什么呢。

www.95996868.net 1季羡林 作为国学大师的季羡林代表作有《佛教与中印文化交流》《牛棚杂忆》等,季羡林去世后,他的独子季承与他的前秘书李玉洁等人就季羡林财产纠纷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最终一审宣判季承败诉。 季羡林故居被盗 2009年季羡林之子季承透露,季羡林位于北大朗润园的家中玻璃被人砸碎,近五千册古书和一些雕塑、文物丢失,季羡林先生之子季承报案,并向北大校方反映情况。季羡林弟子钱文忠在博客中说,失窃物品价值起码以百万计。同年12月20日,北京警方将嫌疑人王如和方咸如抓获,被盗物品全部返还。王如的辩护律师表示,王如的行为属于擅自转移暂存在季羡林住所的北大财产的行为,而非盗窃犯罪,应按民事法律关系处理,不应按刑事法律关系追究王如的刑事责任。 季羡林遗产纠纷案儿子季承败诉 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仙逝已有3年,但其身后事在几年间从未脱离过公众的视野。季老独子季承、季老前秘书李玉洁、李玉洁干女儿王如等纷纷登场,为季老的财产去向争执不休。律师卞宜民正式向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北京大学,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原物返还2009年1月13日被告清点保管季羡林文物、字画577件”。 “今天下午我们将上交54.18万元的诉讼费,办完这个手续,案子就正式立案进入庭审程序了。”2013年3月27日上午10点,已故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的独子、78岁的季承在北京友谊宾馆举办媒体通气会,正式通报了其诉北京大学返还遗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国学大师季羡林之子季承诉北京大学原物返还案,2016年8月16日 上午在北京一中院一审宣判,季承一审败诉,诉讼费54万由季承承担。

www.95996868.net 2季羡林 季羡林精通多国语言,在多学科领域皆有建树,堪称学界泰斗,国宝级大师。他的作品十分丰富,其中以散文尤为世人所熟知。季老一生笔耕不辍,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是值得人们学习的榜样。 季羡林的作品 1、学术著作作品: 《中印文化关系史论丛》 《印度简史》 梅特卡夫 《现代佛学大系》 《1857-1859年印度民族起义》 《敦煌学大辞典》(是与100多人共同编辑,不是著作) 《大唐西域记校注》 《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 《吐火罗文A中的三十二相》 《敦煌吐鲁番吐火罗语研究导论》 《文化交流的轨迹:中华蔗糖史》 《大国方略:著名学者访谈录》 《东方文学史》 《东方文化研究》 《禅与东方文化》 《东西文化议论集》 季羡林等编 《世界文化史知识》季羡林 周一良 张芝联 主编 2、散文随笔作品: 《清塘荷韵》 《赋得永久的悔》 《留德十季羡林著作年》 《万泉集》 《清华园日记》 《牛棚杂忆》 《朗润园随笔》 《季羡林散文选集》 《泰戈尔名作欣赏》 《人生絮语》 《天竺心影》 《季羡林谈读书治季羡林谈人生学》 《季羡林谈师友》 《季羡林谈人生》 《病塌杂记》 《忆往述怀》 《新纪元文存》 《夹竹桃》 《家贫母寒》 3、翻译作品: 《安娜·西格斯短篇小说集》 《沙恭达罗》 《五卷书》 《优哩婆湿》 《罗摩衍那》 季羡林的散文 季羡林的散文作品有:《清塘荷韵》 《赋得永久的悔》 《留德十年》 《万泉集》 《清华园日记》 《牛棚杂忆》 《朗润园随笔》、 《季羡林散文选集》 《泰戈尔名作欣赏》 《人生絮语》 《天竺心影》 《季羡林谈读书治学》 《季羡林谈师友》 《季羡林谈人生》 《病榻杂记》 《忆往述怀》 《新纪元文存》 《母与子》 《三个小女孩》 《垂钓》 代表作有:《自己的花是给别人看的》 《怀念母亲》 《夹竹桃》 《幽径悲剧》 《清塘荷韵》 《成功》 《做人与处世》 《永久的悔》 《忘》。 季先生的散文有着浓厚的底蕴。 “真”与“朴”是季先生散文的两大特点,也是其散文的独特风格。正如季先生所追求的那样:“淳朴恬澹,本色天然,外表平易,秀色内涵,形式似散,经营惨淡,有节奏性”一样,形成了其散文的独特风格。 “真”,即其散文是他心灵的一面镜子,真实地映照出他近九十年的坎坷、曲折、追求、奋斗的人生历程;“朴”,即他的散文朴实无华,小中见大,如同他一生经常穿在身上的中山装,形成了其散文的独特魅力。

  这两天电话不断,电话烧得烫脸,其中很多都对季老的“大师”专业感兴趣。季老著作等身,和他同天离去的任继愈先生就不见得就比季老少多少。79年我帮文学所的一位前辈送东西,头一次去朗润园13号楼,根本弄不清户主季羡林是干什么。当时北大比季老老、比季老有名的前辈太多啦。今天大家纪念他,绝不是他是“世界上只有几个人才懂的懂吐火罗”大师,而是他有一颗和我们老百姓一模一样的赤子之心。

  1998年11月7日,人民出版社在勺园举办《世界文明史》发行式,我因迟到缩在门口,不想神目如电,还是被季老发现。让助手李玉洁教授两次过来,问我是不是唐老鸭,怎么病得忽胖忽瘦七十二变,都快认不出来了。我埋怨“都是住院住的。”

  《牛棚杂忆》是先生颇为用心的一本书,因“记实”,多次将此书签名送人,透着一个老知识分子的睿智、冷静和良知。当今像季老这样著作等身的学者肯定不少,但自省人生写《牛棚杂忆》的却不多见。季老教育老鸭:新闻记者是世界的眼睛,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

  30年弹指过去,多少人鲤鱼龙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季老还是79年我初见的那身蓝色中山装,还住在朗润园13号楼东头的那个门洞里。30年来,季老的猫或死或丢换了一批又一批,当年他撒在未名湖后湖的莲子已是一片残荷。他不是大师、不是教授、不是专家学者……他就是那么一个千篇一律的普通知识分子,穿蓝中山装,别英雄钢笔,除了手上的欧米伽没什么特殊。白天出门上班,晚上推自行车进楼。

  我陪四姐去见季老,季老要送她一本签名的《牛棚杂忆》,四姐不受,说家里买了,下次在买的书上签。四姐军医出身,担心老人体弱,会交叉感染。说话总离季老两米多远,担心季老耳背听不清,问,我给您买个助听器吧?季老说,不用,没到那个程度,你的话听得很清楚。季老要给四姐写字,四姐让岳姐去拿老花镜。季老说用不着,能写!结果写了很漂亮的“爱国、孝亲、尊师、重友。”这次用的是粗号的油溶签字笔。

唐师曾  

  我水平不高,只能读中央党校出版社的《牛棚杂忆》。1968年季老被打成黑帮后,劳苦致病,睾丸血肿不能行走,在地上爬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医生。事事认真的季老尊从革命指示,主动自报“黑帮身份”。原本满怀阶级感情的军医闻言变脸,春风般的温暖转化作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季老坦率道出北大知识分子,受文革社交运动“派毒"之深,用自己双手造出牛棚这一阿鼻地狱。在伟大口号下,人们分成不同的革命派,互相争斗。在革命的旗号下,夫妻离婚、父子反目、朋友成仇……季老扪心自责,批评自己也有派性。他呼吁,当年斗过人、打过人的人能站出来,写些反省内心的真实文章,说说自己当时的心态。

  平时来找季老题字的人很多,写字是件很累人的事。季老好说话,人家让写什么,就写什么,一律童叟无欺,照单全收。除非秘书挺身挡驾,否则成年累月,群雄环伺,病房正中一张大床,老人家足不良于行,想躲也没处可逃。90多岁的风烛残年,抖抖地写,令人心痛。受身体和情绪影响,睿智的大脑只能在用什么笔上动动学问:铅笔、圆珠笔、签字笔、钢笔、马克笔、自来水毛笔……真正蘸墨汁挥毫的传统毛笔。

  我自己不好意思请先生费神,但心怀鬼胎,总被先生看出来。其中一次,2000年,先生主动给我写了一篇很长的序,用了极高的赞美。当时我出差南极,无法来取,季老还让李玉洁老师快递到世界知识出版社任幼强处。先生给我写字,每次都是毛笔宣纸,题款有时还写上“敬题”,称我“老弟”……现在想来都是罪过。自己年轻无知,无端浪费先生那么多宝贵生命。

  在我心里,朗润园13号楼东头一层单元房里的季羡林先生不是大师、不是教授、不是专家学者……就是那么一个千篇一律的普通知识分子,穿蓝中山装,别英雄钢笔,除了手上的欧米伽没什么特殊。白天出门上班,晚上推自行车进楼。温、良、恭、俭、让,像所有的北大老师那样和蔼可亲。

    进入专题: 季羡林  

  80年代初,《XX文摘》在东单附近开研讨会,一个社科院的先生站起来发言,说我是研究员,是高级知识分子,你们这本杂志好,是我们高级知识分子的刊物,我妻子是护士,就读不了这样高品位的杂志……轮到一个穿蓝中山装的老者站起来,谦逊地说,“我是北大的教员,我叫季羡林”……诺大的会场顿时哑然。我也跟着挺直了腰杆,沾母校“兼容并包”的光。今天,我记不起季老当时讲了什么,只记得他头一句话是“我是北大的教员……”

  季先生肯定也不喜欢住院,再高级的病房,除了上厕所,整天暴露在你出我进视线里,像浴缸里的金鱼,失去老派知识分子的冥思环境。为此季老几次说要回北大的家,我答应用大吉普把他偷出去,可担心他龙体,更怕自己破坏纪律,事到临头打了退堂鼓。

www.95996868.net 3

www.95996868.net,  季老认为,我国各种运动很多,已经付出了太多的学费,可我们真的学到教训了吗?他引用圣严法师的话“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衷心希望中国能朝提升人口素质的方向走。去年年底,我亲耳听他把“不折腾”翻译成“no trouble making.”

  我不懂季老的专业,1990年常驻中东,首先领略季老的“桃李”。海湾战争爆发时,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郑达庸、驻巴格达武官曹彭龄、武官夫人卢章宜都是东语系出身,共赴生死的互称兄弟,北大百年我拉着三位学长走向季先生。中东有22个阿拉伯国家,东语系前辈遍布中东每一个角落,而季老是东语系的开山鼻祖。现在网上挂着一张李肇星和季先生的合影,那是我在英才中心拍的。对于恩师母校,我除了拍照无以回报。

  有客人来,季老总是正襟危坐,极认真的回答来宾提出的每一个问题。有个别不懂事的闲人,得寸进尺,拍先生肩,上先生床,提些四六不着的要求,让人摸不着头脑,先生也不以为忤。有一次,一位爷硬逼着季老回答:香港是饶宗颐厉害,还是金庸厉害。我在一边早已面露愠色,按剑而立,老先生还在那里认真恭候。实在累极了,就回话渐少,直至点头不语,最终双目微合,仿佛老僧入定,让自己的灵魂暂时逃离苦海。要是谈话投机,一定侃侃不止,满面春风,对答如流,灵光一现的偈语不断。

进入专题: 季羡林  

  

www.95996868.net 4

本文责编: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data/29011.html 文章来源:新浪博客

本文由九五至尊95996868net发布于www.95996868.net,转载请注明出处:季老不是我们想的,季羡林的作品有哪些

上一篇:是到放弃斯大林的人类社会前晋级段5分法的时候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